位置: 主页 > 香港牛磨王管家婆透蜜 >

东方高圣创始人陈明键出席2021年诺亚财富黑卡钻石年会

时间:70-01-01 08:00 来源:

  近日,由诺亚财富集团主办的2021年诺亚财富黑卡钻石年会在广西桂林成功举行,东方高圣创始人陈明键先生出席会议。

  会议包括近200场次论坛,近300位国内各行业领袖、专家学者、资本界领袖,以及数千名企业家、财富精英齐聚一堂,共同探讨全球宏观形势、经济发展趋势,洞悉稀缺投资机会……

  期间,陈明键与诺亚财富董事长汪静波,中国上市公司协会会长、中国企业改革与发展研究会会长宋志平等嘉宾亲切交流。与会嘉宾通过闭门座谈、演讲、围炉夜话等形式,参加私募股权、量化投资、税务规划等主题的头脑风暴。

  其中,宋志平先生发表了题为《资本的力量》的主旨演讲,首先,他对于资本市场的意义进行了阐述,他认为,资本市场有力地支持了国企改革,促进了民企的发展,支持了科创事业,并且正大力支持中小企业。随后,他强调了加大直接融资的重要性,表示应拥抱多层次的资本市场,企业选择适合的融资工具。同时,要加强价值管理,在他看来,价值和利润有时并不完全吻合,而价值会被资本市场提前发现,应该将产品市场和资本市场结合去创作价值,反对伪市值管理。其间,他列举了千亿级市值上市公司的特点,刨析了低市值上市公司普遍存在的问题。最后,他围绕“如何提高上市公司质量”这一话题发表了精彩观点。

  刚才听了公司负责人的交流,我很受启发。我听到了5个关键词:客户、聚焦、合规、风险、变革,这些也是我们企业家最重视的事情,对我们做企业非常关键。

  我过去做了40年的企业,是在央企,而且我做的央企也很特别。40年里,我其实做了三家企业。一家是北新建材。我在北新建材从技术员、销售员、科长、处长、副厂长到厂长,做了23年,把这家面临重重困难的企业带向上市。现在,北新建材是一家绩优的上市公司。

  2002年,我来到北新建材的上级单位中新集团(中国建材的前身)的时候,集团当时只有20亿收入,而且大部分来自北新建材。因为集团过去投了很多资,基本上全军覆没,只剩下北新建材。我来到的就是这样一家公司。这家公司当时资不抵债,负债累累,官司缠身。

  我在中国建材做了18年的一把手,到2019年年底退休的时候,做到了4000亿的年收入,300多亿的利润。这家企业过去的4年里,经营活动的净现金流每年有700亿左右,成为一家业绩非常好的央企。

  在这个过程中,从2009年到2014年,国资委让我到另一家央企国药集团来做董事长,那几年我既做中国建材的董事长,也要做国药的董事长,一个人做两个企业的一把手。国药当时收入300多亿,2014年我离开的时候做到了2500亿,今年能做到7000亿。

  我做企业做了40年,所在企业都是充分参与竞争的,也都是由小做到大的。如果让我说说做企业这么多年,到底关键点是什么?我觉得有几点体会。

  我在北新建材其实只做一个产品——石膏板,普通得不能再普通,但是今天它的石膏板在全国市场的占有率达到60%。一个很普通的产品,每年有180亿的收入,有三四十亿的净利润。

  我在中国建材集团就只做建材,不去做别的,在国药集团就只让做医药领域里的业务,不要越雷池一步,这是我的一个体会。

  中国建材也好,国药也好,能发展那么快,实际上就是进行了联合重组。因为今天很多行业其实都过剩,所以我们不见得非得用自己创造资源的成长方式去做,可能更多地要选择利用联合重组、行业整合的方法去做。

  中国建材和上千家民营企业进行了混合所有制的改革,国药和600多家医药分销企业进行了混合所有制的改革,这两家企业都从规模很小的企业变成了世界500强的大公司,两家企业都很特别。中国建材集团国有股其实只有25%,75%是社会股东,国药的国有股只有35%,65%是社会股东,也就是说把大家充分联合起来,这样有利于市场健康,也有利于价格的稳定,有利于我们企业效益的增长。

  过去这几十年做企业的亲身经历告诉我,还有一点也很重要,就是资本市场。北新建材之所以能够起死回生,中国建材之所以能够由小到大,国药之所以能够迅速发展,其实根本上都是得益于资本市场。

  1997年我带领北新建材在深交所上市,2006年我带着中国建材在香港联交所上市,2009年我带着国药在香港联交所上市。这么多年来,中国建材一共有14家上市公司,国药有6家上市公司,这两家企业加起来有20家上市公司,假定没有这些年的上市融资,我想这三家企业今天可能都不存在了。接下来,我想跟大家聊一聊资本的力量。

  说到资本市场,我们应该放在更宏观的历史长河里去看。大家知道,最早的证券交易所是荷兰的阿姆斯特丹证券交易所。它是1609年设立的,现在已经400多年。美国最早的纽约证券交易所是1792年签订《梧桐树协议》后设立的,现在200多年。我国的沪深交易所到现在只有31年。90年代我们上市的时候都不知道市盈率是什么,那时候我们都是做产品市场,对资本市场一无所知,觉得上市就是募集资金,要上生产线,扩大发展规模。

  就是在那样的情况下,我们发展到了今天。我们现在有4600多家A股公司,总市值超过97万亿元,今年前三季度上市公司的营业收入占GDP的57%。从1990年至今,A股上市公司融资融了多少?近20万亿元,这些年分红近10万亿元。虽然大家对分红也还有不满意,但是这几年每年的分红总额有1万多亿元,去年是1.42万亿人民币,也是加大了分红的力度。我们国家现金分红率稳定在30%以上,平均股息率在2%以上,与国际水平是相当的。

  所以说大家要看到,我们这31年从不懂资本市场,到现在有了一个相对成熟的资本市场,这是一个巨大的成绩。

  现在央企控股上市公司的资产占央企总资产的76%,利润占整个央企利润的88%。我们研究发现,国企和央企的变化,实际上是来源于市场的改革和上市的改造。

  2013年世界财富大会在成都召开,设立了一个名为“国企和私企”的分论坛。这个分论坛由美国耶鲁大学资深教授史蒂芬•罗奇先生做主持人,罗奇先生上来就问我:“宋先生,中国的国企发展得还挺好,是不是得益于你们20年前的那场上市?”我说:“罗奇先生您说对了,您的问题就是答案。”

  因为中国的国企是被市场化改革的国企,是被上市改造了的国企,不再是西方人理解的那种国企,也不是计划经济的国企。比如我刚才讲的,中国建材国有股只有25%,非国有股有75%,这样的企业是不是被改革了的国企?

  中国建材也好,国药也好,它在充分竞争中,怎么能够生存和发展,怎么能够经营好?原因只有一个,市场化改革,就是上市改造。一开始大家只知道融资,但融完资以后股东进来了,股民进来了,要政企分开,要集团公司和上市公司人员、财务、资产分开,业务、机构独立,即“三分开两独立”,这就使得国企经历了一场深刻的变革,把市场机制引入到企业里来。

  所以今天我们去理解国企的时候,不要简单地按照计划经济中的那种国企去想,它们其实经历了深刻的变革。

  我前天刚刚从福建回来,先后去了宁德时代、福耀玻璃这两家上市公司。宁德时代现在有约1.5万亿元的市值,福耀玻璃有约1200亿元的市值,发展都非常快。这两家企业都是民营企业,它们只是其中的两个例子,今天民营企业的快速发展,其实大都得益于资本市场。

  科创板到现在只有两年多的时间,但IPO已经累计募集了4000多亿人民币,占到同期A股IPO融资总额的40%以上,有力地支持了我们的创新。

  1912年熊比特写了本书,叫《经济发展理论》。这本书里讲了创新,讲了企业家,同时还讲了资本的作用。他认为资本是企业家用于创新的杠杆,要创新就需要资本,没有资本无法创新

  一直以来,美国资本市场的创新支持了它的科技创新。今天美国市值前10的公司,美国的硅谷,包括麻省理工旁边、128公路旁边那些高科技企业的发展,基本是靠资本市场支持。

  所以现在我们要用资本市场大力支持创新,除了科创板,我们也在支持中小企业的发展,就是北交所的设立。因为中小企业,特别是那些专精特新小巨人,存在融资难、融资贵的问题,怎么加以支持?就要靠北交所来全力支持中小企业的发展,提供发展所需的资金。

  回顾一下就能看到,资本市场这些年对于中国的各类企业,不管国企、民企、创业企业、中小型企业,都给了巨大的支持,也支持了中国经济的发展。

  一是完善注册制。这次中央经济工作会议上又专门提出了全面实行股票发行注册制。

  二是常态化退市。我们现在4600家A股上市公司其实也不少了,有专家说我们要做到1万家,如果能这样也挺好。我做中国上市公司协会会长是在2019年5月,那个时候只有3400家上市公司,一转眼,现在有4600家。

  仅今年初到现在,就有新的上市公司500多家,募集4000多亿资金。也就是说,这几年其实上市速度加快了,北交所一设立,中小企业要上市,这个速度更要加快。

  但是同时也要看到,不能只进不出。我们有些上市公司不愿意退市,因为上市不容易。可不吐故纳新怎么行?流水不腐,户枢不蠹,必须要流动起来。

  三是提高直接融资比重。这是“十四五”规划的一个重要任务。直接融资就是可以通过企业间融资,通过私募基金融资,通过上市直接投到企业里去,形成多层次的资本市场,分享企业发展的红利。间接融资就是通过银行,钱存在银行,银行再借给企业。中国直接融资的比例有12%。美国是90%。我们的问题是,大量的资金通过间接融资,从银行贷款,财务成本较高。

  对比中国和美国的世界500强企业会发现,如果看净利润,我们的公司比美国的公司还有差距,可如果看息税前利润,我国的公司做得还是不错的。现在我们融资难、融资贵,也是因为千军万马都上了一根独木桥,都要跑银行融资。这不光推高了融资成本,同时给银行也带来了巨大的风险。所以要特别强调加大直接融资。如果我们把直接融资和间接融资的比例调过来,企业的财务成本就会大大降低。

  私募基金这一块其实非常重要。我们国家这一块的资金有十七八万亿人民币,而美国这一块资金规模超100万亿人民币。

  胡润每年有一个独角兽排行榜,是按照成立10年内、估值超过10亿美金的标准来评选。2020年全球排了568家,其中美国233家,中国227家。中美两国的家数很接近,而两国合起来占比约80%。这说明,全世界在创新和资本这一块最敏感、最集中的,是中美两国。

  中国的227家里,在北京、上海、深圳和杭州的占到82%。这几个是资本和创新非常密集的地方,其中北京是首都,有很多高校、研究所和银行总部,上海和深圳都有交易所,杭州是因为它的民间资本比较丰厚,投资意识也很强。我去过杭州的基金小镇,就这一个小镇,居然有四五百家基金公司,以这样的规模去投资企业,就会比较容易支持企业的发展。

  上市也一样,不同的地区情况完全不同。广东一个省有700多家上市公司,仅深圳就有约400家上市公司。今年春节我到深圳的粤海街道,当时它的辖区居然有96家上市公司,现在已经有107家,一个街道里的上市公司就这么密集。所以我们必须要大力发展直接融资,上市公司多,私募基金多,这个地方的企业就发展快,经济就发展好,一定是有道理的。

  要直接融资,每一个人去买股票,这是一种方法,但最重要的可能还是我们要大力发展机构投资者。我们的机构投资者不够。中国现在有1.9亿投资者,但绝大多数都是散户,机构投资者只有40多万。现在我们也在把大家的资金向机构投资者归集,因为投资不是件容易的事。无论在香港,还是在欧美,实际上老百姓的钱主要是放在机构里,机构是一些专业理财的人,他们来决定、来判断,从而减少我们个体购买股票的散户的风险。

  上市在资本市场上是一种直接融资。但是上完市以后,就有了股票,可以互相转让,可以买卖。这一下子就产生了一个新的东西,股票的价值。股票价值的计算,在过去工业化时代其实很简单。20年前我们算市盈率,就是银行利息的倒数。银行利息是5%,市盈率就是20倍,有10亿的利润,市值就是200亿。如果有100亿利润,市值就是2000亿。所以必须把利润做好。

  这是那么多年来工业化时代资本市场的规律,但是这20年不同了。新经济、高科技时代,价值和利润之间的关系变了,价值可以提前实现,使得很多早期的创业公司能够提前获得资金,能够发展。像特斯拉虽然常年没有利润,但在美国它的市值有近万亿美金。

  我前不久去湖南,调研了5家上市公司,一家是爱尔眼科,它的市值当时约4000亿,第二家是蓝思科技,市值约1500亿,第三家芒果超媒,市值约1200亿,第四家中联重科,市值700多亿,第五家楚天科技,市值约300亿。这就是我们今天面对的资本市场,它有一种巨大的魅力:不光可以放大价值,还可以把价值提前实现。我们今天必须意识到这一点。

  中国的上市公司过去这三年变化其实很大。我们现在的千亿级上市公司有158家,如果加上中概股,加上香港的红筹股,有250多家。我们海外有100多家超过1000亿人民币市值的公司。我们也有一些低市值的公司。恒瑞医药,高位的时候有四五千亿的市值。我到另外一家国有医药上市公司发现,药厂规模很大,研究院有500多人,很多博士,也有很多新药,但市值五六十亿,和恒瑞医药差了近100倍。同样在医药行业里,为什么会差这么多呢?我发现,一些低市值公司有它的特点。

  第一个是重融资轻机制,只是在市场里融了资,但并没有把市场机制引入到企业里来。

  第二个是重利润轻市值,不大在乎市值。有的公司会跟我说他们一年也不看股价,我想完全不看股价,干嘛上市呢?还是要研究股价的。我在参观一家企业的展厅时曾说到,不光要让产品的客户参观,还应该拉着资本市场的客户,就是投资者也来参观。

  上了市以后我们就有两种客户,一是产品的客户,一是投资的客户,不能只重视产品的客户,也要和投资的客户进行交流。今年年初的时候,证监会、国资委就在动员上市公司都要做业绩说明会,在国外叫路演。今年有87%的上市公司做了业绩说明会,这87%里边98%以上的董事长和总经理出席了业绩说明会,这也非常重要。

  我在香港H股上市公司做过13年董事长,每年两次全球路演,给投资者讲我们企业的战略、经营的业绩、存在的问题以及解决的思路等,听投资者的建议。因为很多投资者是成熟的投资者,他们的分析师会有非常好的建议,企业不能害怕见投资者。有的董事长就害怕路演,害怕业绩发布会,但丑媳妇也得见公婆,上市公司是投资者的企业,干了一年,要给投资者汇报。

  第三个是重管理轻治理。现在有的公司管理还停留在上下级管理,有的是家族式管理、爸爸管儿子式的管理。什么叫治理呢?是指投资者和经营者、决策者以及执行者之间的行权关系,这整套的关系要把它做好,就要靠治理。治理好了,企业才能够长远地发展。

  经济基本面不好,怎么能有好的资本市场。虽然有疫情,虽然现在有不少困难,但总的来讲,中国经济的基本面还是很好的,与全球其他国家相比较,在疫情的情况下能有这样的增长,那是不错的。但是我们压力也很大,中央经济工作会议上讲的我国经济发展面临需求收缩、供给冲击、预期转弱三重压力,去年我们面临的压力也挺大,但都能把它解决好,我们要相信中国人的智慧。中国人是有智慧的,发现问题,就去解决问题,从风险里走出来,我们具备这个能力。

  “稳”是2021年中央经济工作会议最为突出的关键词,明年经济工作要“稳字当头,稳中求进”,积极推出有利于经济稳定的政策,慎重出台有收缩效应的政策。不把长期目标短期化、系统目标碎片化,不把持久战打成突击战。我们要认真理解这些内容。我们对过去这段时间进行了总结,也有反思。我对基本面的看法,还是积极正面的。

  悲观经济学家有饭吃,为什么?因为讲得很过头,大家就像怕鬼的孩子愿意听鬼故事一样,非常害怕,但总想听,蒙着被子也要听鬼故事。但其实经济是客观的,怕也没用,只有去克服、去解决,信心比黄金还重要。

  有人问我过去遇到过困难没有?我说我经常遇到困难,几年一个大困难,每年都有几个小困难。我们能走到今天,是一路克服困难才走到了今天,所以困难不可怕,关键是我们的态度。

  上市公司要稳定发展,必须有规范的管理和严格的监管。刘鹤副总理讲,“建制度、不干预、零容忍”。建制度,就是政府把制度规则建立好,市场行为不要干预。去年疫情出来之后,围绕着春节以后是不是如期开市,大家议论纷纷。结果开市之后发现市场很平稳,并不像人们想象的那样股票悬崖跳水。去年我们就按照市场化去做,所以就不背包袱了。再一个是零容忍。有问题就处理,像康美药业,就是这几年来处理的一个案例。

  回想一下,20年前美国发生了什么,世通和安然爆仓,然后出台《萨班斯法案》。我们现在是“两康”,康美药业、康得新两个造假案,给上市公司敲响了警钟。康美案的判决里会计事务所、独董都受罚,这是里程碑式的事件,充分体现了监管的零容忍,既然定了制度,就都要按照规则做。资本市场要推进市场化、法治化、国际化。市场化如果没有法治化跟上,就容易出乱子。

  上市公司是资本市场的基石,如果4600家上市公司按下葫芦起来瓢,经常爆雷、爆仓,资本市场能好吗?所以我们一定要把上市公司质量做好。上市公司的质量是个大事。去年10月份国务院出台了14号文《关于进一步提高上市公司质量的意见》,文件有6章17条,这17条说穿了就两点,一是规范治理;二是做优做强,做优是业绩,做强是竞争力。

  我们有1.9亿投资者,只有40多万个机构投资者,是一种很特殊的投资生态。一方面,要大力发展机构投资者,另一方面,还要保护中小股东的利益,让中小股民有获得感。

  这就是为什么我们现在推动上市公司分红。如果股票市场没什么收益,再分不到红,股民不就不满意吗,要让大家有获得感。这几年每年上市公司分红1万亿元以上,做的就是这方面的工作。

  如果仔细看这些上市公司,会发现出了问题的公司,除了违法乱纪的,曾氏家族论坛!像康美药业、康得新这种,绝大多数出在偏离主业、盲目扩张上。本来公司好好的,有了钱就开始乱做,最后做不下去,收不了场。绝大多数问题都出在这。

  我前两天到了赤峰黄金这家上市公司,它的董事长王建华先后担任过山东黄金、紫金矿业和云南白药的老总,4年前被赤峰黄金请去做董事长。他见了我说,大家都读了宋总的书,书中反复讲要业务归核化,要减掉非核心业务,所以过去这4年里,就把赤峰黄金的出血点都减掉了,只剩下了黄金业务,还有些金属铜的业务。这家企业这几年经营得非常好,资产负债率低,经济效益也很好。这就是主业突出。企业业务做乱了,就要业务归核化,要减掉非核心业务。近期个别航空和房地产公司出现问题,就是由于盲目扩张,企业的财力和人力物力跟不上扩张的速度,那一定会出问题。

  前不久我到佛山美的,这家公司做得不错,五六千亿的市值,我就问董事长方洪波,做这么好的原因是什么?他说主要是靠规范治理。这个公司的实际控制人叫何享健,是个民营企业家,经常出国,思想比较超前,接受了欧美的规范治理观念。他在2013年的时候,不再管理这个企业了,交给了方洪波这些职业经理人。方洪波现在既是董事长还兼CEO。

  另一个例子是佛山的海天味业,海天味业是做酱油的,做得也很好,5千多亿市值。庞康董事长说,企业做得好,就是因为6个字:务实、专业、规范。务实,就是扎扎实实地做企业,不去做房地产,不去做乱七八糟的业务。专业,就是专注做酱油,做了100多种酱油。我们北方人吃酱油经常就一种,广东人吃酱油好多种,每个家里有好几瓶酱油,炒菜的和做海鲜的是不一样的。海天把酱油做出了花。规范,企业高管人员没有一个家属在企业里,管理很规范。

  还有福耀玻璃这家公司也是,在玻璃行业里只做汽车玻璃这样一个细分领域,20多年如一日,现在市场占有率达到33%。我去看了它的工厂,曹德旺董事长跟我说,最重要的就是规范治理。福耀玻璃1995年开始就设立了独立董事,这么多年公司治理一直很规范。

  现金流充沛也非常重要。前不久我去万科,见了郁亮董事长。万科在三年以前压力很大,业绩曾被几家房地产企业超过。当时万科的业务开展显得很保守,但是它重视现金流,提出要做有利润的收入、有现金流的利润。时过境迁,那些曾经超过万科的企业,不少都遇到了麻烦,而万科现在发展的情况不错。

  回望当时,别人还在高歌猛进,而万科却已经准备过冬,捂紧钱袋子要活下来。所以做企业不能只想到冲锋,还得想到转移。冲锋为了占领地盘,转移为了保存实力。要是人都没了,哪还有企业?所以冲锋也得做,卧倒也得会,机枪扫射过来,趴在地上,这是本能,不然就会死。市场是很残酷的,大家回忆一下这些年,倒下的企业一茬又一茬。

  不光我们,美国也一样。当年吉姆•柯林斯还是哈佛的一名讲师,他的第一本书《基业长青》,写到了18个高瞻远瞩的公司。第二本书《从优秀到卓越》,讲如何让平庸的公司变成卓越公司。但是十几年过去,这18个高瞻远瞩的公司,有11个已经黯然失色,有不少公司倒下了,世通、安然都是。于是他又写了本书,叫《再造卓越》。

  第一个步骤就是狂妄自大,成功了人就容易狂妄自大,这也是人性。如果成功了还很谨慎,还很谦虚,这真的不容易做到。

  第五,承担社会责任。特区天顺开奖记录有人说,把企业做好了就尽到了最大的社会责任,我觉得不完全对。做好企业是本职工作,承担社会责任是企业要附加承担的责任。

  我觉得施瓦布的《利益相关者》这本书不错。他讲了当代的资本主义是两种,一种是股东至上资本主义,一种是国家资本主义,这两种资本主义都带来了繁荣,但是也都带来了两极分化和环境恶化。他提出来,今后的资本主义应该是利益相关者资本主义。其实就类似我们常讲的共享经济。

  针对这个,美国人提出一个新概念,叫“觉醒企业”。觉醒企业有三重底线,一是环境,二是社会责任,三是利益相关者。企业的目的不是过去讲的让股东利益最大化,而是让社会更美好。对企业来讲,可能我们的利益排序要把客户排第一位,然后是员工,然后才是股东。股东里先是小股东,然后才是大股东。

  今天我们讲共同富裕,其实共同富裕是我们中国古老灿烂的传统文化里的核心,就是大同思想。过去我们说“穷则独善其身,达则兼济天下”。贫穷的人不给大家惹麻烦,把自己的事料理好,但如果是个达者,比如企业家,就要兼济天下。这是我们的责任。今天中国的基尼系数高,我们的社会要解决这个问题,从初次分配、再分配到第三次分配,都应该贯彻共同富裕这样一种思想。贯彻这样的思想以后,不是说让股东收入低了,而是企业更健康了,创新能力更强了,我们的企业更好了。

  我2018年去华为,与任正非先生进行了深谈,主要就是谈机制。华为是全员持股,他那个时候是占1.01%,最近占股是0.81%,其余都是员工持股。华为能够有这样的竞争力,在高压下还能众志成城,其原因是什么?一是企业家精神,第二个就是员工持股。

  刚才讲到曹德旺先生,他跟我说,他这些年捐赠的钱不是公司的,都是自己的钱,上市公司的钱一分没动。过去一共捐赠了100多亿,这次他又拿出100亿来建一所技术应用大学。他是个明白人,知道怎么对待自己的财富。财富多了,就支持教育,做些慈善。前两天我看到一个媒体上的排行榜,企业家的美誉度,曹德旺先生是排在第一位的。

  去年7月21日,习总书记在企业家座谈会上谈企业家精神时谈到5条,爱国、创新、诚信、社会责任和国际视野。这5条就是对我们最好的指引。习总书记提出企业家要学习张謇,多回报社会,承担社会责任,要得到社会的认可和尊重。张謇是清末民初的一个企业家,现在我们称他是近代中国最具有企业家精神的楷模。他办了20多家企业,建设了300多所学校。习总书记还曾专程前往南通博物苑,参观张謇生平介绍展陈。我们做企业的目的,不光是企业家自己富,还要让社会更美好。

  美国商业圆桌会议以前一直宣称,企业的目的是让股东利益最大化。我们过去也深受影响,一直认为企业目的就是股东利益最大化。但2019年商业圆桌会议认为过去的宣言有所偏颇,重新签署了宣言,认为企业的目的应该是让社会更美好,不光是股东,还要兼顾到利益相关者:员工、客户、投资者、供应商、银行、社区和环境等,这都是利益相关者,要兼顾到这些东西,企业才算一个好企业。有这样想法的企业家才是一个好企业家。返回搜狐,查看更多

热门文章
最新文章
Power by DedeCms